直播带货,艺术圈也不缺席
时间:
2020-05-14

“直播带货”这一热词最近频频出现在人们视野中。由于“直播带货”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,令不少艺术品经营者也开始尝试这一销售方式。艺术圈的直播带货能解决艺术品买卖“小众”的痛点吗?它能否成为艺术市场的下一个机遇?为此,记者采访了业内人士,给出他们的看法。


直播带货,艺术圈也不缺席


●直播扩大艺术品和衍生品潜在商机


因防控疫情的需要,艺术直播平台纷纷兴起。据不完全统计,疫情发生以来,已经有上百家艺术机构先后进行艺术研学类直播,有的甚至在疫情期间开放免费体验课程。封闭的线下,开放的线上,一场由疫情培养出来的新的艺术经济似乎正在渗透进人们的生活。


2017年,《艺术客》杂志曾在“在艺”APP平台推出直播艺术圈访谈节目,试水直播领域。今年的艺术直播则要从艺术机构的实践谈起,博物馆成为这一领域最早的推动者。自国家文物局二月底发布“利用数字资源,提供优质的数字文化产品和服务”的指导意见后,包括中国国家博物馆、敦煌研究院、南京博物院在内的30多家国内博物馆纷纷在抖音、淘宝、快手等网络平台举办了直播活动。


不少金牌讲解员在直播展览中往往设置一个带货环节,文创产品在直播间内以最优惠的价格出售,此举直接带动了艺术衍生品的热销。3月26日,大都会艺术博物馆、观复博物馆等七家博物馆旗舰店开启了直播带货,共上线销售了近千件文创产品。


直播带货,艺术圈也不缺席

吴冠中《山村》,为“永乐艺术季”拍品。


业内人士许女士对艺术直播信心满满。在她看来,艺术直播有自己的优势所在,同样会产生“爆款”。“艺术直播面向的观众往往是艺术爱好者和收藏者。爱好是通向了解的第一步,在充分了解的基础上,有购买力的观众往往就会下单。”许女士表示,无论是原创艺术品还是衍生艺术品,直播可提供无限量观众平台,蕴藏商机无限。


今年2月28日晚,艺典中国推出第一场拍卖直播“艺典夜场第一回——中国现当代艺术”。这场“直播+拍卖”的形式创造了艺典成立8年以来单场成绩额最高纪录。39件拍品无底价起拍,87万多人次围观,500多人出价次数高达10973次,总成交额740.487万元,成交率95%。


随后,在4月8日-5月8日举行的艺典艺术季期间,共累计成交超1亿3500万,其中“永乐”艺术季再创新纪录,周春芽《白百合》《太湖石》两作品破同尺寸作品的全球拍卖纪录。


这样的成绩给拍卖+直播注入一针“强心剂”,也让很多业内人士直呼“没想到”。大家突然发现直播对艺术品网上销售是一个非常好的体验,让人们能近距离去了解艺术品,对艺术品线上交易带来一定助益。


线上拍卖前几年也流行过一阵,但后续力不足,参加线上拍卖的多是不知名的艺术家作品。如今拍卖直播则呈现了不同的面貌,一些中国当代艺术名家的上百万元的作品都有人竞拍,行情也被看涨。


买不起一幅大家的原作怎么破?不少人将目光投向艺术衍生品。在艺术直播中,衍生品也是重要组成部分。那些衍生品连接了艺术与生活,价格又适中,成为“买得起”的作品。一位资深媒体人梁小姐就表示:“如果买不起鸡缸杯,可以买个鸡缸杯的复制品,用来赏心悦目。”艺术爱好者马小姐也表示,遇到钟意的衍生品,她愿意“掏银子”。她告诉记者,她喜欢浏览大型艺术机构推出的衍生品,“这些衍生品既有艺术气息又有实用性,价位又能消费起,所以轻轻松松就下手了。”


记者了解到,今年4月,国内某著名电商的艺术文创板块,就联合美术馆用直播方式打造“掌上美术馆”,将艺术作品和文化故事融入大众生活,真正实现“艺术不打烊”。


●艺术直播谁来“带货”?


直播带货提振业内人士信心,他们大多认为,直播带货成为新的书画促销方式,对于艺术创作而言也是起积极促进作用的。直播带货不仅是促销的平台,也是广而告之的平台,更多的艺术爱好者通过这个平台,买到各自喜爱的书画作品。


但与此同时,烦恼也接踵而来。因为艺术品没有成文的行业标准,有着“非标”属性,没有统一制造,每一件都是艺术家创作的独一无二且各有差异的作品,因此也很难统一定价。


从事拍卖工作的陈先生就认为,“非标”会成为困扰艺术直播的问题,尤其是大额交易的“壁垒”。直播带货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解决书画作品的市场出路问题,但不可能要求书画家“流水线”式批量生产相同的书画作品。


艺术直播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:谁来带货?


你可以脑补这样的场面吗?某知名带货一哥拿着一幅梵高的画这样介绍说:“OMG!那个割掉自己耳朵的梵高大家都不陌生吧。看看他的这幅画,强烈的色彩,奔放的线条,旺盛的生命里跃动着无限想象,如此疯癫,又如此引人入胜!还等什么呢?买它!买它!买它!”


说到底,艺术品市场的经营方式,跟其他的商品经营方式没有差别。任何适用于其他的商品经营方式,都可以适用于艺术市场。但艺术直播与其他电商直播也存在差异,需要通过对作品颇具专业性的讲解阐释价值,进而提升买家热情。带货的主播需要对艺术领域有着深厚的知识积累和丰富的经验,同时还得有一定的鉴别能力以及一套风格化的语言方式。在带货的过程中,还要有适当的知识输出。


譬如,主播讲一幅作品,一件器物,也需要讲这件艺术品的历史背景、流派特征和文化意义;再譬如,如果让主播推销一位风格抽象又没多大名气的艺术家,主播如何让观众信服其艺术价值,观众又该如何对价值进行合理判断呢?


卖口红容易,卖艺术品容易吗?这个问题似乎等待时间来解答。


相关推荐